社交网络链接
由Squarespace提供动力
搜索Riddleblog
“千年论101”--音频和在线资源

生活在两个时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教会历史条目(14)

周一
12月 03 二千零一十八

卢瑟和加尔文的《末日》(第二部分)

这是我周五晚上学术演讲的结束语,《路德和加尔文的末日》(第二部分)

我的演讲是基于我的章节“改革者的末世论”从改革神学:系统总结.你可以在这里购买宗教改革神学

周一
十一月 十九 二千零一十八

卢瑟和加尔文的《末日》(第一部分)

这是我周五晚上的学院讲座的音频,”卢瑟和卡尔文在最后时刻,第一部分

我的演讲是基于我的章节“改革者的末世论”从改革神学:系统总结.你可以在这里购买宗教改革神学

周六
10月 二十八 2017

五个“公约”改革

五个索拉斯-介绍

许多追溯到新教改革的教堂,庆祝宗教改革日。五百年前,10月31日,1517年,是马丁路德的传统约会,一位年轻的圣经学者和罗马教会的苦恼之子,把他的95篇论文钉在维滕伯格市城堡教堂的门上。路德教授想挑战罗马教会对赎罪圣礼的理解,他发表书面论文(反对意见)是当时教授们呼吁学术辩论的方式。

路德的95篇论文发表后,和其他人一样惊讶。他们向无数德国农民发出了声音,他们觉得罗马教会变得越来越贪婪,腐败,对他们的需要漠不关心。当多米尼加修士约翰泰泽尔(johann tetzel)通过德国贩卖放纵品时——据说这缩短了一个罪人在炼狱中的时间——许多德国人感到愤怒。在经济困难的时候,罗马怎敢派使者到德国贩卖放纵品,尤其是当出售这些放纵的收益用于支付圣保罗教堂的建设时。罗马的彼得大教堂——一座德国农民永远不会看到的宏伟大教堂?

虽然德国农民憎恨罗马教会是因为教会的傲慢和对他们的需要的漠不关心,路德,这些问题都是严格的神学问题。很快就清楚了,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于教义(忏悔)的争论,但这是对罗马天主教会所理解的宗教权威本质的根本挑战,以及对罗马圣礼教义的直接挑战,干得好,优点,信仰和福音的本质。不久后,新教运动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广泛传播,并对罗马教会构成了新兴的神学威胁。尽管新教很快分裂成路德教和改革派,新教徒对罗马的反对很快在所谓的“五索拉斯”中具体化这五个“唯一”包括,只有圣经,优雅,只有基督,只有信仰,荣耀只归与神。

毫无疑问,罗马教会相信经文是上帝的话。但罗马没有把经文看作宗教权威的唯一基础,也有教会的传统。罗马教会相信恩典,但把恩典定义为一种物质,他认为,恩典必须通过圣礼来注入,然后由人类的意志来激励才能生效。罗马好战地捍卫了基督的神和他为罪献祭的死亡。但罗马教导说,人类善行的价值必须加在基督的工作上,以使罪人与上帝和睦相处。罗马所以教会人信仰是基督教的基本美德,但要明白,信心必须形成积极的信心,它产生了那些值得上帝恩惠的基督教美德。实际上,罗马的神学把荣耀传给了玛丽,教皇,圣徒们,甚至对人类有益。

自1517年起,新教徒与罗马的分离不是圣经,格雷斯,信仰,上帝啊,或是对上帝的荣耀。造成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间巨大分歧的原因是新教徒坚持用“sola”这个小形容词。或者“仅此。”只有圣经。只有恩典。只有基督。只有信仰。只有上帝的荣耀。所以我们现在把注意力转向宗教改革的五个安慰。

惟独圣经

所谓的新教改革的形式原则,唯独圣经,而不是教会,不是宗教传统,也不是个人经验——是基督教信仰和实践的唯一权威。

《圣经》中的索拉预设了这样一个事实:上帝是超然的,完全隐藏在我们的视线之外,除非直到他向我们展示自己,他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通过所谓的《自然法则》(自然法则)。因为我们是有罪的和易犯错误的,我们不可避免地扭曲了上帝给予自然界所有人的启示。我们最终把自然的启示变成了虚假的宗教和偶像崇拜。

因为神有恩典,并且有意救他的百姓脱离他们的罪,上帝不仅在自然界中,但在历史上也是如此。上帝通过我们在圣经中发现的伟大和强大的救赎行为来做到这一点,以及他对我们如何理解这些事件的解释。圣经甚至帮助我们正确理解上帝在自然界的启示。

圣经(上帝所写的话语)不仅让我们面对人类罪恶的坏消息,但在圣经中(也只有在圣经中),我们发现了福音的好消息。我们知道神在耶稣基督身上所行的事,是要救我们脱离罪。这包括基督的死和复活,也完全顺服神,他在其中满足了上帝在十诫中对我们的所有要求。我们在自然界中找不到这个好消息。我们在自己的灵魂中找不到这个好消息,我们在世界上的宗教中找不到它。

因为我们不能靠自己去发现福音,神用圣经的话,将圣经显明给我们看。事实上,圣经本身证明了圣经本身的启示(“人在圣灵的带领下,从神那里说话;所有的经文都是“上帝的呼吸”)。经过改造的忏悔让我们想起了圣经所宣扬的自己,然后向我们解释,在圣经中,神已经给了我们一切我们需要知道的,关于如何找到神对我们生命的旨意和目的,以及关于耶稣基督拯救工作的可靠知识来源。

因为神在他的道上显明了我们所要知道的一切关于我们的罪和我们的救恩,新教徒认为没有必要建立一个无可辩驳的教堂,无懈可击的教会官员(教皇),或者继续启示(在五旬节主义中)。神有什么可能漏掉他的话,我们需要知道耶稣和他的人,以及我们还不知道的工作?没什么,当然可以。

虽然圣经没有告诉我们关于生命的一切(许多人错误地认为圣经是解开宇宙奥秘的钥匙,或者作为业主的生活手册,或者像《伊索寓言》(Aesop's寓言)一样,是一本永恒真理的书,圣经确实告诉我们耶稣为救我们脱离罪恶所做的一切。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唯独圣经。除了上帝所写的话以外,没有其他可靠的关于上帝恩典和福音好消息的来源。

索拉·格拉蒂亚

《圣经》中关于人性的描述与大多数美国人的描述大不相同。我们把自己和邻居看作是基本上是好人。作为美国人,我们深深地从启蒙运动的深井中汲取。德国哲学家伊曼纽尔·康德的名言,启蒙运动使我们从过去——所有人类传统中解放出来,权力结构,从宗教教义中,意味着真理在内心被发现,因为纯粹的理性被自我所利用。接受了康德的格言(甚至不知道)。美国人对人性非常乐观,以及自我发现真理的力量——尤其是在宗教方面,它现在已经被放在心上了,完成了一些与外界无关的事情,就像教会的权威一样,或经文。经文让位给感觉。信仰脱离理性。虔诚现在是“灵性”。

虽然有一种相对的感觉,我们可以说,人与人相比是好的,圣经,另一方面,把男人和女人描绘成神圣的形象承载者——像上帝一样,在每一个方面,一个生物都可以像上帝一样——但是他们悲惨地陷入了罪恶之中,使上帝的荣耀形象只以污损的形式存在。圣经说人类在罪中死了,作为需要被拯救的罪人,圣经告诉我们,除了为自己的罪而有罪外,我们也犯了亚当的罪,因为上帝选择了第一个人来代表从他那里降下来的整个人类。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原罪。我们完全没有办法把自己从我们出生时的可怕困境中拯救出来。我们迷失了。我们是反叛者。我们更喜欢康德描绘的乐观的画面,但仅仅因为这是对圣经如何描述堕落的人性的完全和彻底的拒绝——是罪恶的,不能在上帝面前做任何令人愉快的事。

宗教改革运动的新教徒把人类理解为一个叛乱分子的种族,他们已经倒下了,站不起来了。我们的处境很糟。我们在上帝面前有罪。我们不能自己去见上帝。我们有罪,因为我们喜欢犯罪。当圣经告诉我们关于我们困境的真相时,我们不喜欢。事实上,我们讨厌它。

进入一个仁慈的上帝。索拉格拉提亚是上帝的概念,以他的优雅,同情亚当堕落的种族,不仅为我们的救恩,就是耶稣基督的救恩工作,提供了所必须的,而且当我们仍然是罪人,公开背叛他时,然而神藉着福音来到我们这里,再生,呼吁我们相信耶稣基督,然后宽恕我们的罪恶,甚至把耶稣完全的公义当作自由的恩赐给我们。上帝这样做是因为他有恩典,不是因为我们值得。

借着“Sola gratia”这句话,我们知道神是在罪人的心里行事,他们是死在罪里的。谁不值得,也不想被拯救。死人不能复活,也不做任何拯救自己的事。但上帝能够并且确实使我们在基督里活着,从那一刻起,我们相信他奇妙的应许,要救我们脱离罪的罪孽,使我们愿意活得荣耀的生命。

唯独基督

我们若说救恩是出于神的恩,我们的意思是,我们的救恩始于神的良善,不是上帝在我们身上看到的好东西让我们值得拯救。如果我们是一个堕落的罪人种族,我们需要救世主,能来为我们做我们不能为自己做的事的人。有罪的罪人不能宣称自己“无罪”在法庭上,然后简单地让法庭免除所有指控,因为他们宣布自己“无罪”。陪审团和法官必须首先做出裁决。作为亚当的后代,判决已经作出——我们被指控有罪。如果上帝希望拯救我们,那么我们必须有一个救世主。这个救世主必须以满足上帝神圣正义的要求的方式拯救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显示上帝对罪人无限的爱。

作为一个比我曾经说的更聪明的人,“恩典是有脸的。”上帝的恩典在耶稣基督的人身和工作中体现出来。因为上帝的意图是要从天上的每一个部族和每一种语言中拯救亚当堕落的众多种族,神差遣耶稣基督(圣三位一体的第二个人)带着真实的人性来到世上,上帝奇迹般地怀了孕,并且是处女所生。耶稣来做第一个亚当没有做的事。必须有人听从上帝的一切命令,然而没有罪。是耶稣提供了一种祭品,使上帝的愤怒和愤怒转向我们的罪。

这就是为什么耶稣是真正的人,然而生而无罪。这就是为什么在他的一生中,耶稣在我们中间自卑受苦,一直完全听从上帝的一切诫命,在想,在字(词),和行为。这就是为什么耶稣不停地告诉他的门徒,他必须去耶路撒冷受苦而死——他们一直试图劝说他不要这样做。

但在耶稣受难日,耶稣的确死在罗马人的手中,圣经非常明确地告诉我们为什么。当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时,他把上帝对我们罪的愤怒放在自己的肉体上。他的最后一句话,“完成”揭示耶稣为他的子民而死,凡信靠那死,在审判的日子救他们的,就是耶稣受罚,对我们来说,在我们的地方。真是奇迹的奇迹,上帝的儿子变成了人的儿子,使人子,有能力成为神的儿女。

但一个死去的救世主不是救世主。他只是一个请求者。这就是为什么在第三天,第一个复活节星期日,上帝把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这不仅意味着耶稣的祭品实现了上帝的意图——通过为我们的罪赎罪来为满足他的神圣正义的罪提供一种偿还——空的坟墓也意味着上帝征服了死亡和坟墓,并摧毁了亚当的罪过的后果。wh耶稣死了,又复活了,所以也一样,神的子民在末日也有同样的应许,当他们脱离审判的日子,被养得永活不灭。

当新教徒确认索罗斯·克里斯图斯时,我们肯定耶稣基督做了一切必要的事,使罪人得救。信靠耶稣的人,是靠着上帝得救的,来自上帝。在基督的顺服中,上帝为我们提供了完美的公义,在他死后,上帝为我们提供了一次万有的赎罪祭。没有其他的救世主。索罗斯·克里斯图斯!

苍井空的

当我们谈到solus Christus时,我们提到一个救世主(耶稣),他做了一切必要的事来拯救我们脱离我们的罪。他的死满足了上帝的圣洁正义。他的死足以支付我所有罪的罪过,过去的,现在和未来。他的死使罪人与上帝和好,并阐述了上帝无限的爱和他完美的正义。此外,耶稣也过着完全顺服上帝诫命的生活,这是亚当所有堕落的孩子都做不到的事。在基督里,耶稣发现所有罪人都需要与上帝和好。

但这些奇妙的作为和基督的功德,是如何成为我的呢?有什么仪式要我表演吗?我必须许下一些誓言吗?有去圣地的朝圣吗?或者是有一个自我发现的旅程,我必须这样做才能把它全部弄清楚?我能在里面找到基督吗?我能在圣经之外找到基督吗?

从宗教改革初期,新教徒们指出,圣经中有许多段落,只说信仰是基督奇妙的益处成为我的手段。这并不是说,索拉·菲德是马丁·路德的一些古怪的个人观点。索拉·菲德是《新约》的明确教义,可悲的是,被罗马教会的法律意见层(正典法)和神学模糊所掩埋。这就好像几个世纪以来,新发现的一件早已失传、被遗忘的艺术品上的泥土和泥土被冲走了一样。

路德现在理解,完全正确,基督的功德成为我们的唯一途径,就是当我们停止寻求上帝的恩惠时,只要相信上帝的承诺。只有当我不再往里面看的时候,基督的救恩才会成为我的。或者停止寻找基督显现以外的地方。上帝要求我做的只是停止拯救自己,然后通过对他拯救我的承诺的信心,相信耶稣的生与死确实足以救我脱离罪。

信心是相信耶稣的功德足以拯救我,当我站在上帝面前接受审判时的行为。我们的美德,我们的教堂,我们的虔诚,或者其他类似的事情。唯独信仰基督。基督加上什么都没有。基督加上什么都没有。

美国人很难相信这一点。我们是好人。我们粗犷而有能力。我们希望上帝告诉我们该做什么,然后让我们去做。相反,上帝说不要做。相信我。放弃一切努力来赢得我的好感,别再想方设法进入天堂了,只需凭信仰接受我提供的免费礼物——基督的功德。

以他儿子的名义神完全赦免我们的一切罪,完全公义,使我们在审判的日子,能抵挡他的圣眼。这免费的恩赐,是用信心的空手蒙悦纳的。这是一种谦卑但衷心的信任,相信一个全能而仁慈的上帝的承诺,即使是我。

独唱托格洛丽亚

所以,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们在哪里找到真正的幸福?我们是否在积累的财富和财产中找到它?我们是否在个人成就中找到它?或抓住了我们罪恶的深处,和福音的荣耀,我们是否在神荣耀的条文中找到真正的幸福,以拯救我们脱离罪恶?Soli Deo Gloria是一个宗教改革口号,总结了所有其他的口号。当我们单独向上帝宣扬荣耀时,我们将一切的荣耀归给神。陛下,和荣誉。因为这些属性是正确的,所以这些荣誉不能正确地归于教皇或圣徒,也不是罪人。当我们承认索利·迪奥·格洛里亚时,我们只是感谢上帝在耶稣基督里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将这荣耀归于他,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救了我们脱离了一切罪恶。

当马丁·路德挑战罗马的赎罪教义时,他释放出一股压抑的力量,震撼了整个欧洲。当路德发现动词“do penance”的拉丁翻译时真的是“忏悔”(改变主意)在《新约》的希腊文本中,路德第一次明白,福音不是关于我们做任何事。路德开始越来越清楚地看到新教徒现在通常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福音是关于上帝为我们儿子所做的一切。我们作为需要的乞丐来到上帝面前,谦卑地接受了基督弗雷的恩惠。伊利给了我们。

当路德单凭恩典阐明义理学说时,仅凭信仰,只因基督的缘故,路德指示苦苦挣扎的罪人,在仁慈的上帝的拯救工作中,为他们的灵魂寻求安宁,而不是教会有能力通过人为的赎罪和祭司的技巧来散发恩典,这完全遮蔽了上帝在基督里的恩典。这不仅使罪人从教会中解脱出来,但是宗教改革改变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随着新教改革在欧洲扎根,然后传播到新世界,上帝的子民开始意识到,他们已经从罪恶中解脱了,他们也被释放去做生活中的一切事,不是出于恐惧,或奴役,但要给上帝带来一切荣耀和赞美。生命本身就是要活在上帝面前,藉着基督的祝福,不可有祭司干预,不可有任何放纵,每一个信徒现在都是一个在上帝面前平等的牧师,因为基督的代祷,大祭司。现在每个信徒都可以自由地追求自己的使命和使命,不管是抚养孩子,做鞋子,或是耕种土地——所有这些都是在基督里,上帝赐福于他们的日常工作。感恩的心不可避免地将赞美和崇拜导向上帝。荣耀只归与神。

难怪索利·迪奥·格洛里亚成为整个新教世界的一种表达感激之情的方式。年代。巴赫和G。F。韩德尔在其主要作品中加入了首字母SDG。公共建筑和新教住宅以及个人物品都得到了赞誉,新教教堂也是如此。一个被赎罪的人不得不同意莎士比亚的话。“那是恩典,忘恩负义的人嘴里说的是亵渎的话。”

所以,每当我们在上帝面前思考我们的困境,然后回想上帝为救我们脱离罪恶所做的一切,我们的心怎能不充满感情,还有再次忏悔的愿望,索利·迪奥·格洛里亚。格洛里亚一个人献给上帝!

周四
八月 二十七 二千零一十五

宗教对内战的影响

摘自艾伦·盖尔佐最近在宗教是否加剧了内战?在里面大西洋.

如果说美国人从内战150周年纪念日中得到了什么清醒的教训,一个国家允许自己首先被拖入战争是愚蠢的。毕竟,从1861年到1865年,这个国家发誓要进行一场道德体制的变革,特别是关于种族和奴隶问题- -却意识到它没有实施这一问题的实际计划。难怪哈佛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在哈佛建校150周年之际出版的两本最重要的书,耶鲁大学的哈利•斯托特相当坦率地质疑,内战令人震惊的代价是否可以由其相对较低的结果来证明。难怪,或者,这两本书都是在伊拉克战争的阴影下写成的,随后又进行了一次重建,因为同样缺乏规划。

是什么让这个国家把整整一代人送入内战的绞肉机,尤其是如果战争的结局前景如此不明朗?答案是,在斯托特的版本中,是美国的宗教。一场战争,开始时是一场相当平淡的宪法上关于分裂的争论,但后来被“千禧年民族主义”的浪潮所改变。进入一个没有关闭开关的十字军东征。浮士德推翻了因果方程。如果宗教没有真正地驱使美国人去战争,然后,战争迫使美国人信奉宗教,以此作为其高昂代价的正当理由。“战争惊人的人力成本需要一种新的国家命运感。”浮士德写道,“它的目的是确保人们为了崇高的目标而牺牲生命。”一个由现实政治知道何时减少损失。一个被道德光芒所蒙蔽的国家火热的福音在磨光的钢铁行中书写”被一位总统的口才迷住了,他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使他对政治问题的评估听起来像是在山上的布道,不遵守这些限制。

他总结说,

在揭露宗教绝对主义的缺点时,内战使得宗教绝对主义不可能解决美国生活中的问题,尤其是经济和种族问题,而宗教绝对主义实际上在这些问题上大有裨益。一些领导人,马丁路德金在他们当中很突出,从那时起,就为一场政治运动援引了圣经的制裁,但大多数人都能容忍,世俗自由主义的同情环境是一种无害的怪癖,它可以一耳进一耳出。“以后再也不会”阿尔弗雷德·卡辛在《战争》中写道,“北方和南方的美国人会不会觉得他们一直活在圣经中?”我不知道美国人一直在为之奋斗。

周四
2月 12 二千零一十五

博士。十字军东征的戈弗雷

关于一个重要话题的精彩演讲。感谢利戈尼尔部委提供这一主题!

周三
二十八 二千零一十五

克劳迪斯皇帝的一生

最近有几次,我提到了罗马皇帝克劳迪斯(公元前10年至公元54年),他在公元45年至54年统治着罗马。

几条“法令”克劳迪斯的背景是新约历史。当然,是克劳迪斯在公元49年下令将犹太人驱逐出罗马的法令。d.(如使徒行传18:2所述)克劳迪斯的另一条法令(或者可能是第一条法令的结果)是彼得的“流放神学”的背后。第一封信。那些从罗马接受彼得书信的基督徒要么重新定居,或在小亚细亚的五个地区流离失所,彼得前书1:2中提到过。

克劳迪亚斯的人生故事相当精彩(克劳迪斯的一生)Garret Fagan描述如下:

[克劳迪亚斯]性情残忍,正如他对角斗士游戏的嗜好和他对被击败对手处决的喜爱所暗示的那样。他对主要公民进行了闭门(摄像)审判,经常导致他们的毁灭或死亡——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残暴行为模式。他处决了他的妻子梅萨琳娜他亲自主持了一个在Praetorian营地的袋鼠法庭,在那里她的许多衣架失去了他们的生命。他抛弃了自己的儿子大不列颠尼斯,选择尼禄作为他的继任者。虽然尼禄统治的灾难性后果不能怪他,他必须为把那个最不合适的年轻人推上王位承担一定的责任。同时,他的统治取得了一些显著的成就:入侵英国,各省的稳定和良好的政府,成功管理客户王国。克劳迪斯,然后,他比其他朱里奥-克劳迪安皇帝更神秘:聪明,意识到并尊重传统,但由于暴怒和残忍,愿意为权宜之计牺牲先例,他对待那些与他作对的人,也十分残忍。奥古斯都怀疑胆小的克劳迪斯并非表面所见,这一点在他意外统治时期的事件中得到了充分的证实。

周日
十一月 23 2014

Ken Samples学术演讲录音(11/21/14)

这是Ken Samples'Academy系列讲座“如果我和St.奥古斯丁:“演讲的题目是,奥古斯丁所谓的盲点和负面影响。单击此处

周三
十一月 十九 2014

突发新闻。..约瑟夫史密斯有四十个妻子。..我很震惊。..

本月早些时候,摩门教会正式承认了最狂热的摩门教徒所不知道(或拒绝相信)的事情;约瑟夫·史密斯至少有40个妻子。

根据最近的一篇文章《纽约时报》(一份曾经声名狼藉、备受尊敬的出版物)

摩门教领袖首次承认,教会的创始人和先知,约瑟夫·史密斯,在教堂的材料中,他被描绘成爱的妻子艾玛的忠诚伴侣,带了多达40个妻子,有些人已经结婚,只有一个14岁。

教会的披露,在网上的一系列文章中,在教会成员越来越多地在互联网上遇到关于信仰的令人不安的说法的时候,他们努力使自己的历史透明化。许多摩门教徒,尤其是那些有一夫多妻制祖先的人,说他们很清楚史密斯的继任者,杨百翰,他在盐湖城带领羊群时实行了一夫多妻制。但是他们不知道关于史密斯的全部真相。

如果教会以外的人认为这一启示证实了自明是真的(史密斯在他前进的过程中,就形成了摩门教教义,就像“复数”一样)婚姻),这对习惯了上图中描绘的约瑟夫史密斯理想化的形象和生活故事的摩门教信徒来说是一个真正的打击。一个终生的摩门教尤其震惊于史密斯有多达40个妻子的消息,包括一个年轻的少女。

“约瑟夫·史密斯被介绍给我,作为一个近乎完美的先知,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真的,”艾米丽·詹森说,法明顿的一位博主兼编辑,犹他他经常写摩门教问题。

她说,一些摩门教徒对教会披露的情况的反应类似于悲伤的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否认,其次是愤怒。成员们在博客和社交媒体上说,“这不是我成长的教堂,我爱的不是约瑟夫·史密斯。太太詹森说。

约瑟夫史密斯(Joseph Smith)实际上践行了他所宣扬的(多元婚姻)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个妻子,甚至他娶了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尽管很糟糕)。但他被封为别人的妻子永远。震惊不是多元婚姻,乃是永远永远的奸淫。

这篇文章“一夫多妻制”在俄亥俄州和伊利诺伊州的摩门教运动的早期,他们说一夫多妻制是上帝的命令,他很不情愿地透露给史密斯,并被他和他的追随者所接受。亚伯拉罕和其他旧约的父系有多个妻子,史密斯鼓吹他的教会是“复辟”早期,真正的基督教会。

史密斯的妻子大多在20到40岁之间,文章说,但他嫁给了海伦·马尔·金博尔,两个密友的女儿,“离她15岁生日还有几个月。”一个脚注说根据“仔细的估计”史密斯有30到40个妻子。

文章中最让人震惊的是,史密斯娶了已经结婚的女人,有些人是史密斯的朋友和追随者。

史密斯的“彼岸永恒的调情”的启示给摩门教徒带来了重大问题,因为约瑟夫·史密斯做了教会教义在他作为上帝的“先知”的任期内颁布的事情,先知和启示者。”明确禁止。

一夫多妻制仍然是摩门教信仰的一部分:教会教导一个被“封印”的人在与妻子结婚的寺庙仪式上,然后他妻子去世或离婚,可以封给第二个妻子,来世可以同时娶两个妻子。然而,离婚或丧偶的妇女不能被多个男人密封。

我想是唐纳德·格雷·巴恩豪斯曾经开玩笑说,你总能分辨出一个男人发明的虚假宗教——来世会有性行为(通常很多)。约瑟夫史密斯不仅“密封自己”致多名少女寡妇,还有其他男人的妻子。

我想知道这些妻子的丈夫会做什么,他们若知道先知向他们的妻子行屈辱的事,他还在积极地策划,要把他们的妻子据为己有,以此来阻止他们享受婚姻中永恒的快乐。

周六
10月 十八 2014

Ken Samples'Academy讲座的音频

这是Ken演讲的音频(2014年10月17日)。“奥古斯丁的知识和精神朝圣。”

单击此处

星期二
9月 十六 2014

另一个911事件

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之一是在山区牧场残酷屠杀了近150名贝克-范彻货车队成员(包括妇女和儿童),犹他应杨百翰之命。

博士。伊利诺斯大学的阿尔文·施密特是最近的嘉宾问题,等.,讨论山间草地大屠杀,9月11日1857。山草地大屠杀

你可以在这里阅读更多关于大屠杀的信息:维基百科山草地大屠杀